中国现实主义动画电影正在发芽_产业资讯_漫域_中国动漫综合门户

返回顶部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漫域产业版>产业资讯

中国现实主义动画电影正在发芽

2018年01月10日13:01:25 作者:王轶斐来源:每日新报责编:脸姐

3年里每天工作8-19个小时,累计10000小时,独立绘制800多个镜头、44000张动画,导演刘健以一己之力完成的动画长片《大世界》不仅在去年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拿下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奖,更顺利过审,将于12日公映。

《大世界》剧照

刘健

3年里每天工作8-19个小时,累计10000小时,独立绘制800多个镜头、44000张动画,导演刘健以一己之力完成的动画长片《大世界》不仅在去年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拿下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奖,更顺利过审,将于12日公映。刘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己偏爱在动画中植入现实主义题材,“其实从现实中汲取原料,中国动画人的创作空间是非常大的。”制片人杨城认为,《大世界》既是一部“零成本”的电影,也是一部“无价”的电影。

像动画版《疯狂的石头》

黑色幽默动画长片《大世界》讲述工地司机小张因抢劫巨款,被心怀鬼胎的各路人马追逐,从而引发一连串荒诞故事。该片是宫崎骏的《千与千寻》之后亚洲第二部进入世界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动画长片。在首映式上,业内人士纷纷前来观影并给予肯定,黄渤称赞影片很像动画版《疯狂的石头》,徐峥直呼《大世界》非常牛,“让我想到了科恩兄弟的电影,画面、角色塑造、配音都相当出色,带来的冲击不亚于真人电影。很多电影都说自己是黑色幽默,但只有《大世界》是真的黑色幽默。”他还当场喊话:“假如《大世界》真人电影找我和黄渤来演,我们也会来的,导演完全不用担心。”

许多观众都惊叹于刘健一个人坚持3年完成整部动画的编剧、导演、剪辑、配音、音乐等工作,刘健解释说:一是由于他的个人风格比较强,不太适合工业化生产,所以选择独自完成。二是出于对动画的热爱,一个人做电影并不像想象中那样辛苦,“3年做一部电影,不受干扰,专心做事,其实是很幸福的。”有趣的是,刘健的上一部电影《刺痛我》也是他花了3年时间一个人完成的,“当时很多朋友都以为我消失了。”和《刺痛我》相比,刘健对电影的了解更深入了,做《刺痛我》时因为本身是绘画出身,因此对电影的美术很自信,但到了《大世界》,“制作每个环节的时候必须是很自信地对待它们。”

现实主义创作空间大

片中“将人的自由划分为菜场自由、超市自由、网购自由”的台词,令不少观众心有戚戚焉;片中也引入了对整容、拆迁、黄昏恋、催婚、房地产、创业等社会话题的讨论,无论是画家、农民工,还是杀马特、民间科学家,哪怕再小的角色心里都有一个大世界,会关心美国总统、英国脱欧这样的国际大事。刘健表示,电影里展示了当前社会的某些现状,不过他希望大家可以看到“除了展示的那些现象以外善意、温暖的东西”。

此前国内动画片多为低龄观众准备,而从《大鱼海棠》《大护法》开始,动画片的观众群年龄被逐渐拉高。对于作品偏向现实主义题材,刘健认为:一个国家的动画作品风格与创作生态和文化背景有关,例如日系动漫作品“唯美魔幻”,美式动画大多以“热血、合家欢”为主,他习惯于将日常生活中听到、看到、感受到的东西表现出来,“其实从现实中汲取原料,中国动画人的创作空间是非常大的。”他认为,目前中国成人动画还处于芽阶段,但自己从未因担心市场接纳度改变创作初衷。

制片人杨城透露,他询问过金马奖评委之一乌尔善导演,《大世界》的题材和风格是其获奖的重要原因,首先,既有鲜明的风格画面又精细,“让他非常感动”;其次导演对故事的把控能力很强,创造了中国动画电影中新的故事类型和故事风格。杨城总结称,说这部电影是“零成本”,是因为这3年均是导演一人创作完成的,“无价”在于导演在精力与时间上的付出。

现场观众分享最多的还是通过电影体会到对人性与现实的思考,并联想到自己的生活,“它准确把握住时代的脉搏,讲述的就是我们所处的大世界。”

分享到: